2010/11/04

隨手~

不下完的細雨,彷彿是針對我來似的 不留情的往我身上打
一分一秒都捨不得歇息,由其在那冷風的推力之下

盡管那是這麼的纖細,就快讓我沒了知覺,卻能一次又一次,如此入骨地深深刺痛著我

放眼望去的,儘是雨傘與連帽衣,只見赤祼的我就這樣直接地接受這一切

是想要一種被洗滌的快感,亦或是熔爐的淬練之一?

只知道明天的太陽,依舊不會升起
等著我的,仍然只有冷風與細雨

沒有留言:

ECSA 考試之後

今天通過了ECSA 考試,順利拿到證書。 但是70% 及格的考試,我是70.67 過關。 特定幾個領域的問題全部都不會,沒概念也答不出來。 還有一題,從題目到所有選項、都有看不懂的單字,到最後只能猜。因為從題目到四個選項,我都不知道在講什麼東西。 所以過了又如何,離開...